DSE中文補習,小學中文補習,呈分試補習,荃灣補習

KWL教學法

DSE中文補習,小學中文補習,呈分試補習,荃灣補習
DSE中文補習,小學中文補習,呈分試補習,荃灣補習

閱讀教學法有四種方式較為普遍採用:直接教學法、相互教學法、KWL法與靜讀法。Cotton和Savard認為直接教學法是一種教學策略,將大量的時間專注於課業學習,利用結構性教材進行課堂活動。無論教師提出問題或作業習題,均採用直接問題,答案明確具體,學童在教師督導下進行學習,較少自由活動。許淑玫指出交互教學法乃是教師利用摘要、提出問題、澄清、預測四個策略活動,及社會性支持的情境,提供專家鷹架,逐步協助學童獲得閱讀理解策略。

1. 摘要:摘要是指讀者擷取文章中重要訊息,經過統整濃縮後,形成能代表文章主旨的簡要敘述;

2. 提問:提問是指從閱讀文本中的核心概念,形成問題並自我詢問,以檢核閱讀理解狀況。在進行提問時,教師可教導學童使用「六何法」:誰(who)、何時(when)、何地(where)、什麼(what)、為什麼(why)及如何(how)等,協助學童進行理解;

3. 澄清:當閱讀文章發現有概念不清楚或混淆時,則可利用澄清法重新閱讀、對照上下文、查閱資料等;

4. 預測:指導學童進行預測的方式,如提醒學童利用標題、大綱圖示,根據前一段內容去預測下一段落的發展。

Ogle基於建構主義觀點發展KWL 策略,可稱為是一種教學模式、教學策略、主動閱讀策略、工作單或是後設認知策略,可協助學童利用此閱讀策略,成為較佳的學習者。KWL的實施程序與步驟有三個:

1. K:「What do I know?」,「你知道什麼?」請學童閱讀後,將文本已經提供的訊息填入;

2. W:「What I want to learn?」,W是What 的字頭,亦即「你想學什麼?」強調學童閱讀後,教師引導刺激思考,經由小組合作學習與討論,還想學習什麼,一同腦力激盪,設定一個大家一起學習的目標或問題。教師並教導、鼓勵學童深入問題,及進行資料查找工作;

3. L:「What have I learned?」,亦即「你已經學會了什麼?」請學童回想一下他所得的知識,並檢核一下他想學的問題是否得到解答。

透過KWL教學確認學童的吸收狀況外,藉由小組討論,將可協助閱讀能力較低落者,形成學習鷹架的效果。KWL策略,不但是學習及閱讀理解上的結構方法之一,教師於進行閱讀教學時,亦可以輔助學童提升對問題思考與解決,並能有條理的論述與呈現。

我們的理念

我們致力提供卓越的補習平台和卓越的補習老師,致力為家長打造一個香港人的補習網,補習導師提供優質的服務,導師會致力為學生提供卓有成效的教學,讓這裡成為人人都願意做補習推薦和補習介紹的平台。

想要知道考試的技巧和竅門?

無論您是準備好了(或者至少您認為您是),或仍在努力提高自己的程度,您都會從我們的DSE考試技巧和竅門課程得益。除了練習,課本知識和技能,還有其他考試方面的技巧,可以幫助您提高考試分數。在這樣的競爭環境中,很可能就是這些額外的技巧和竅門,[荃灣補習]助您獲得5**。

我們的DSE考試技巧和竅門課程,專注教您課本外,您應該知道的考試技能。我們的專業教師將以每個試卷,涵蓋常見主題,回答技巧,答題策略,避免錯誤,時間分配等。令您在DSE考試更能充滿信心,奪取更高分數

中一中文學習吃力、成績落後怎麼辦?

首先,要意識到中文學習掉隊的嚴重性,要有奮起直追、迎頭趕上的決心。有的同學在開始掉隊時覺得“沒什麼”或“來得及”,因而掉以輕心,這是萬萬不可取的。剛開始掉隊時,與其他同學差距較小,還比較容易補上。如果到了兩極分化時再補,恐怕就為時已晚了。

其次,在思想上對學習中文要有正確的認識,將其擺到正確的位置上來。因為只有意識到學習中文的重要性,才會有學習的動力;有了學習的動力,才能勤奮刻苦,克服各種困難;學習困難少了,學起來便輕鬆愉快了。這樣一來,形成了良性循環,學習興趣自然也就如約而至。

再次,要認真分析自己掉隊的原因,在補習時要針對自己學習中的主要缺陷“對症下藥”。如果是語音沒過關,則重點把音標和讀音規則補習好。若是語法沒學好,則從頭開始,系統地補習詞法、句法方面的知識,以及句子的時態、語態、各種句型的語序、詞語的習慣用法、口語的正確使用等。若是單詞欠缺太多,則要把重點放在擴大詞匯量上。記單詞時切忌抽象地死記硬背,要根據意義來進行理解記憶,做到詞不離句,句不離文。若是聽力差一些,可以每天抽出一定的時間練習。這樣堅持下去,水平自然會有所提高。

另外,要積極爭取老師和同學的幫助,要“不恥下問”。初中學生一般都不具備很強的自學能力,遇到困難一定要求助於老師,不要把疑難留在心中。在課後複習中可以與別的同學合作,同學之間組成小組進行對話練習,訓練口語。這樣既互相促進,又可提高學習效率,激發學習興趣,何樂而不為呢?

補習的利與弊

在香港學生學習文化中,補習十分流行。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統計,在2004/05年度,在小學高中學生中,曾經補習的逾3成,在預科更有近5成。補習的學生平均花費8百港元以上。而根據香港青年協會在09年的調查,中小學生補習的整體比率更提升至五成。

香港補習文化的成因?

補習社的盛行,與現今過度重視考試成績的教育制度不無關係:在香港,只要成績好,就可以入讀名牌學校;只要入讀名校,就能夠有一張「好睇」的履歷表;有一「好睇」的履歷表在手,就能夠加強競爭力,找到好工作,繼而平步青雲。於是專門針對考試的補習社越開越多,並紛紛以「奪A升grade」作招徠,甚至不惜花大筆金錢來製作廣告宣傳。

補習在香港已有四十多年歷史,它不僅是一種生意,更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份,成為了一種獨特的文化。因此,它的存在價值,它流行的原因,已不只是因為教育制度的問題,背後還有其他因素。

首先,香港人普遍地存有「怕蝕底」的心理,當父母看到其他家長帶仔女到補習社,或學生們眼見同學們去補習,自然地起了「人補我補」的羊群心理,就算沒有太大的實際需要,也會因為怕會「執輸」而補習去。這情況與中國人的一個奇怪的心理現象——相信「有病治病,無病強身」同樣道理。此外,在即食文化的潮流下,學子們都想找捷徑,用最省時最方便的方法來考取好成績。正正是這種心態,做就了一個龐大的市場需要,也成就了今天十分盛行的補習文化。除此之外,香港的出世率下降,使到越來越多的學校「被殺」,導致許多教師失業。當中有不少人因而投身補習界,使補習業得而壯大起來。

香港補習文化的影響?

補習文化對香港的未來棟樑影響深遠,今時今日,曾經接受過補習的佔絕大多數。他們部份是在高中時才開始補習,部份更是因為要應付小學面試而開始補習。其實,補習的重要性在於「補充學習」,為芸芸學子們補充他們在常規課堂中未能完全掌握的知識,甚至擴闊知識。可惜的是,在現今發展過度蓬勃的補習文化影響下,補習給學生帶來不少副作用。

以奪A作目標,是每間補習社的宣傳重點,甚至以此打做補習天王和天后作噱頭。然而,這等宣傳手法卻使學生養成了一種依賴心態,以為要有好成績,就必須依靠某某補習名師(正確來說是他們的notes) ,而忽略了自身的努力和根基。當得知成績不太理想時,他們往往會遷怒於他們的補習老師身上,卻不懂作自我檢討,從失敗中學習,令他們錯失自我增值的機會。

另一弊處是令學生的思想僵化,未能靈活變通地活用知識。補習老師愛以「tip題」準確來吸引學生,而學生則會把模擬試題比作聖經,對它們拼死研究,只懂得囫圇吞棗。然而在真正考試中,當他們找不到那些tip題時,便會變得手足無措,緊張萬分,結果當然是一敗塗地。

高分低能,是香港考試制度所導致的,而補習則是幫兇。不論是當今的教育制度,還是補習,都只著眼於學生分數的高低,卻忽略了他們在書本以外所學到的能力,如社交能力,公關技巧等。筆者認識一位朋友,他的高考成績頗好,但完全不懂如何和別人相處,甚至連一些常在聚會中玩的遊戲如鋤大Dee和波子棋也不懂,實在難以想像他將來如何在社會上工作。

此外,由於過度緊張學業,不少人不惜大灑金錢去補習。筆者就聽說過有人就一個學科,到兩間不同的補習社補習,還要另請一名私人補習老師。這種走火入魔的情況絕對是浪費時間和金錢。

不過,教師們也可從補習老師借鏡學習:補習天王天后其中一個成功的原因,就是他們懂得包裝自己,注重型像。日校老師應從中學習,但不是學習包裝自己,而是學習包裝教學方法,使上課變得較生動有趣、互動。從而提高學生對課堂的興趣,繼而提升教學質素。

雖然現今的補習文化帶來不少負面影響,但從「補充學習」的目的來看,它的存在是必需的。始終學校裡的老師的工作繁多,除了教書外,又要負責搞興趣班,甚至處理校政,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去應付每個學生,而補習老師則能夠提供補充的作用。

來源: 獨立媒體